海洋酸化对扇贝养殖造成隐忧

在过去20年,大气中二氧化碳含量据说已增加40%~50%,起因于砍伐森林、采矿及燃烧化石燃料等人类活动。虽然人们相信海洋有能力吸收约三分之一的二氧化碳排放量,但不断累积的酸正在改变海洋的酸碱值。

扇贝公司Island Scallops总裁Rob Saunders表示,海洋没有在吸收二氧化碳,而是在排出。深层水域吐出二氧化碳,造成大气收缩。除非移除海洋中的二氧化碳,让大气中二氧化碳含量回到合适的状态,否则无法养殖扇贝、牡蛎、象拔蚌和藻类等生物。海洋酸化将海洋变成侵蚀海洋生物的环境,如浮游生物、珊瑚和贝类等制造碳酸钙外壳或骨骼的生物。

Island Scallop将海水注入内陆养殖槽前,得先移除一些二氧化碳。Saunders总裁一直监测海洋和养殖场内及附近的养殖槽酸碱值。温哥华水族馆的纪录显示,海洋酸碱值在过去十年来季节性地下降,这表示酸度越来越高。扇贝养殖需要酸碱值8.1度的海水,但现在海洋酸碱值终年偏低,以前酸碱值在8.2~7.3度间波动,现在却一直停留在7.3度。

即使在没有扇贝养殖的遥远地区,仍有必要监测海洋酸碱值。Saunders表示,“DFO将开始监测一些地区,但我们正试着争取设置监测站,以便全年观察状况,监测站可以设在Bamfield、Queen Charlottes, Port Hardy和Saltspring Island等地。”倘酸碱值继续下降,自然环境中海洋生物必受影响。

“我这段时间的主要任务就是过GSP。”肇庆高要康富水产药店陈志安,上半年因为忙于做生意,一直没有顾上药店过GSP的事,现在眼看周边的药店过了不少,也开始着急起来,但是碍于人手有限,也就只能拖到现在。

和陈志安同样焦急的还有刘承帅,他是增城三江渔丰鱼兽药店的技术负责人,一样在为过GSP忙碌。“这几天打算搞装修,接下来的工作还不知道要怎么做。”刘说,由于对GSP政策认识不深,如果按照自己目前的速度来准备的话,估计到明年3月都弄不好。“像我这样现在已经开始在做准备工作,如果到明年3月还没有批下来该怎么办?”

和陈志安以及刘承帅一样,超过八成广东兽药店的老板们都还在为过GSP而焦虑着。据广东省畜牧兽医局兽医处副处长、省兽药GSP办公室副主任罗建民透露,目前广东省通过GSP验收的兽药店仅1054家,通过比例不足20%。“没有通过GSP就取消营业资格,所以现在很多老板开始知道着急了。”据记者了解,兽药店老板在上报资料后,相关主管部门会在5-10个工作日之内给出答复,但是相应的前期工作比较繁琐,需要耗费大量时间,加上今年过年时间较早,所以留给老板们通过GSP的时间就显得特别紧张。

昨天,广东茂南区养鱼户柯生致电新闻热线,称其鱼塘不知何故突然大量死鱼,损失惨重。

接报后,记者立即赶往现场查看。在柯生位于新坡镇黄竹塘村边的鱼塘,还未走近,一股浓烈的腐臭扑鼻而来。鱼塘水面上,漂浮着大面积死鱼;鱼塘岸边,还堆放着好几堆打捞上来的死鱼,苍蝇、蛆虫满地,十分恶心。养殖户柯生告诉记者,从11月18日晚开始,他发现自己两口鱼塘养殖的鱼突然出现成批成批死亡的情况,翻白肚的死鱼漂浮在水面上,白花花的一大片,令人痛心。他粗略估算了一下,死鱼约有3万斤,损失约6万元。本来还指望到年底这批鱼能卖个好价钱,这下一夜之间全没了。对于塘鱼为何突然死亡,柯生分析说,以前曾出现过死鱼现象,但数量极少,是正常现象。但这次死鱼数量巨大,怀疑是水质有问题。而且其中一口鱼塘水的颜色有明显变化,可能受到附近化工厂污染。目前,柯生已向警方报警,并准备将鱼塘水质取样,送往有关部门检验,以尽快查出事情真相。